各地多名新型肺炎确诊患者陆续治愈出院
来源:各地多名新型肺炎确诊患者陆续治愈出院发稿时间:2020-04-01 11:09:21


八、中国疫情爆发后,海外华人华侨和中国企业曾从全球购买口罩等物资支持中国抗疫。当前全球疫情扩散蔓延,他们同样在以捐赠防控物资等方式参与驻在国抗疫。这是任何有社会责任感的个人或企业都会做的事。贵报有意混淆事实、移花接木,把有关中国企业1月底向中国捐赠防疫物资的行为,作为两个月后澳大利亚医疗防护物资短缺的“替罪羊”,是不是太荒谬了?

之所以需要进行更广范围的讨论,原因是延期涉及到与《奥林匹克宪章》的不统一之处。按照《宪章》中的规定,每一届的夏季奥运会应该在四年奥运周期的第一年举行。

五、中国、意大利等国在不同阶段采取相似的“封城”措施,目的都是阻止疫情扩散蔓延。贵报却认为西方国家只能学习文化和政治上“同宗”的意大利经验,这是不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

的确,作为人类体育的盛会,拥有124年历史的奥运会其实从未远离过危机。

九、近期《每日电讯报》两次参加中国总领馆举办的疫情吹风会。贵报无视中方提供的权威信息和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反而热衷于引用几个所谓“战略分析家”的言论,声称“中国政府公布的疫情数据不可信”、“澳大利亚经济应该跟中国脱钩”。贵报是否知道这些人所在机构被披露长期接受来自美国政府和军火商的经费支持,热衷于炮制、炒作各种反华议题?

虽然最终延期的决定得到了大多数体育界人士的支持,但延期本身的合理性以及其所带来的连锁反应还是备受争议。

对于是否需要通过召开全体会议进行表决,IOC的回答是否定的。其在邮件中写道,“确定新的奥运会日期不需要国际奥委会全会的批准,这是由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来决定的。”

对此,国际奥委会新闻办公室在给澎湃新闻记者的邮件答复中否认了这一说法,“根据《奥利匹克宪章》第32条第3款的规定,奥运会的举办日期由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决定。”

其实,对于国际奥委会和日本各方做出的延期决定,绝大多数人还是持肯定的态度。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所说,在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运动员的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再结合第32条第3款就不难发现,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虽然有权确定奥运会的举办日期,但前提是必须保证这一日期在规定的年份中进行——也就是说,延期也只能推迟到2024年(2020、2024为奥委会官方周期第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