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8成居家隔离者不必就医 60岁以下病死率极低


此论文发表后,有媒体认为,这或许暗示,应该佩戴口罩来防止轻症患者传染。然而也有观点认为,日常生活中保持社交距离有积极意义,而戴口罩不能代替保持社交距离。

“一月份,我病得很重(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连续两天没有入睡,几乎要进急诊室。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今天,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显示IgG+(过去感染的迹象)。心情复杂,明天将重新测试。”24小时内,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在回复留言时,他表示,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

大卫 · 海曼警告说,必须正确佩戴口罩,并在鼻端加封口;如果口罩变得潮湿就要弃掉,因为病毒颗粒可以通过;人们必须小心地将其取下,以免污染手。特别需要注意的是,长时间佩戴口罩会导致人们对上述建议变得麻木。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在关于在社区内使用口罩的争论仍在继续之际,世卫组织建议生病的人和照顾他们的人戴医用口罩。世卫组织将继续收集所有相关证据,并继续评估可否更广泛使用口罩在社区中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问题,“坚定不移地基于最佳的科学证据,在没有恐惧或偏袒的情况下保护所有人的健康。”【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3日,一位名叫Peter Antevy的美国儿科医生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在今年一月份的第一周曾病的很重,“症状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而刚刚进行的新冠病毒抗体的检测显示他有“曾经感染的迹象”,该条推特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很多人均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或更早时间出现过同样症状,而美国方面首个确诊病例是在1月21日公布的。4日,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

几个小时后,上午9时40分许,@伊朗驻华大使馆 官微转发了大使的这条推文,并在博文中写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中国以国之名祭奠新冠肺炎遇难者,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对个体尊严与生命的尊重与敬畏,也读懂了14亿中国人集体情感释放背后的团结与力量。江河凝滞,天地失色。此刻,我们同中国人站在一起,为所有没有等来春天的生命默哀,向所有用生命守护苍生的英雄致敬。”

世界卫生组织当前的建议是,与任何咳嗽或打喷嚏的人保持至少1米的社交距离,以避免感染的危险,而英国、美国建议应保持至少2米的社交距离。

北京时间4日清晨,伊朗驻华大使穆罕默德·克沙瓦尔兹扎德在社交媒体推特上用中文发文,写道:“世界许多国家都在为新冠肺炎遇难者哀悼,今天中国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四海齐悼,寰宇同悲。抗击疫情,伊朗与中国始终站在一起。我们向在这场疫情中不幸罹难的人们致以最沉痛哀悼,对抗击疫情中展现的英勇与无畏致以最崇高敬意。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携手前行,只有团结才能打败病毒这一人类的共同敌人。”

环球网记者注意到,在博文的开头,伊朗使馆引用了“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一来自于《左传·成公十三年》里的话,意为“对一国而言,大事主要是祀(即祭祀活动)和戎(即军事行动)”。

有国外网民质疑Peter Antevy是在炒作,并询问他和该检测工具生产商之间的关系。他表示,这款工具已在中国广泛使用,现在在美国也能买到,而自己与生产商没有关系,“我想从中国引进这些工具,以便对与我合作的急救专业人士进行检测。”他还表示,自己之所以要重新检测,是为了与另一个品牌的工具对比。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